• 热门搜索: 共和国作家文库 尹建莉 何建明 迟子建 新概念作文 周国平 活着 三重门
   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:写?#36136;?#26159;我的一个心结

    众所周知,天下霸唱的代表作《鬼吹灯》曾风?#19968;?#35821;世界,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?#26377;?#30528;古...

    刘心武:《续红楼梦》不为个人价值

    很长时间以来,刘心武与《红楼梦》这个标签一直形?#23433;?#31163;,他并不抗拒“红学家”的头...

    中国文学要带着“本土文学特质”飞扬海外

    作者:钱好   发布时间:2018年08月07日  来源:文汇报   
      今年以来,中国文学频频在海外掀起“热浪”:金庸小说 《射雕英雄传》英译本在英国畅销,连连加印;周浩晖的悬疑小说《暗黑者》以11万美元的预付版税,创中国小说海外交易纪录;鲁羊的先锋小说 《银色老虎》被知名英文文艺期刊刊登……当代的中国文学正以前所未有的多元面貌,呈现在世界面前。
      与此同时,不少人注意到,在 “出海”的中国文学作品中,一些译文仅以保留故事情节为主,在行文、遣词方面进行了诸多“本土化”的改写。换言之,中国文学中的“文学”特质,成了许多作品在翻译中流失的部分。有专家呼吁,中国文学的审美也是文化输出的重要组成部分,应当在海外传播时更多保留其艺术性,让中国文学之美在异域生根、开花、结果。
      许多中国文学到了海外只见“中国”不见“文学”,背离了文学作品的根本价值不久前,一位作家在座谈活动中,谈及自己作品在外译时遇到的问题:他认为段落是有文体特征?#27169;?#20294;英文版从 “读者立场”考虑,重新切分了段落;他写当下的时间,从头到尾?#21152;?#21516;一个词,以此强化特定的文字风格,但英文版为了避免重复而改成了不同的词……近年来,在中国文学作品的 “出海”过程中,这样的情况并不在少数。甚至有不少作品到了国外只剩下 “中国”,不见了 “文学”。
      译者和出版方所谓的 “读者立场”,很大程度上还是基于这样的一?#36136;?#22330;判断:外国读者阅读中国文学,主要目的是借此了解中国。所以在一些人眼中,翻译中国文学,故事情节是核?#27169;?“猎奇”内容是加分项,而文体、表达等文学特质不仅 “无足轻重”,甚至可能会影响当地读者的流畅阅读。早些年汉学家葛浩文?#38405;?#35328;小说 “连译带改”的译法,更似乎给出了一种经市场验证有效的成功模板,被视为中国文学向世界传播的范式。
      海外读者真的不关心中国作品中的文学特质吗?今年6月,中国作家鲁羊的小说《银色老虎》登上了某知名英文文艺期刊。随文配发的作家专访专门对作品的艺术性进行了深入探讨,包括叙述视角的切换、意象的象征意义等细节,引起了许多读者的兴趣。
      浙江大学文科资深教授、翻译家许钧认为,跨国的文学交流当然有增进?#29616;墓?#33021;,但更重要的是审美期待的互换。剥离了文学性,实际上就等于背离了文学作品的根本价值。中国文学走出去,应当让海外读者在了解中国社会的同时,也学会欣赏中国文学的审美。
      随着中国文化?#20013;?#36208;出去,世界对中国文学的兴趣必将逐步聚焦于文学本身在不少专家看来,中国文学在译出时出现的 “文学性”大量折损,其实是由文化传播?#22675;?#24459;决定的。当前我国的文化输出?#28304;?#20110;初期阶段,随着中国文化不断地走出去,海外读者必?#25442;?#23545;中国文学作品的艺术忠实度有越来越高的追求。
      译林出版社资深编辑王理行认为,任何文学的向外译介,都会经历一个越来越忠实于原作的发展过程。当年林纾翻译外国文学作品时,中国读者对于国外文化和文学的了解都极为有限,林纾必须考虑读者接受的问题,以文言文写就的译作与原作自然有较大的距离。但是随着外国文学文化在中国的传播普及,林纾当年的译文已经不能满足当代读者的需要。
      在读者对翻译忠实度越来越高的要求下,汉译外国文学在情节、结构、语言风格等方面也呈现得越来越 “原汁原味”。中国文学的外译也是同样。到目前为止,中国文学面对的许多海外读者,依然处于对中国文学和文化不太了解的阶段,因此一些迎合当地阅读喜好的“改编版”译本颇有市场。但随着中国文化和中国文学在世界上的影响力进一步扩大,世界各地的读者对中国文学的兴趣必将逐步聚焦于中国文学本身。
      事实上,这种改变已经初现端倪。华东师范大学法语?#21040;?#25480;袁筱一曾多次亲见法国译者在讨论一部中国文学作品的译法时,为了一句话、一个词而反复斟酌,力求精确。另一个典型的案例是葛浩文,近年来,他的翻译越来越忠实于原文。据许钧透露,为了准确地译好《?#39047;謾罰?#33883;浩文向作者毕飞宇提了数百个问题。
      应积极引导海外读者欣赏中国文学的审美,而不是一味迎合市场中国文学应该如何更好地带着文学特质“走出去”?中国文化影响力的增强,固然提供了大环境上的推动力,与此同时,专家提出,相关方面也应?#34987;?#26497;倡导中国的“文学美”扬帆出海。
      中国作家协会已经在这方面做了许多工作,其中连续多年举办的汉学家文学翻译国际研?#21482;幔?#20026;莫言、余华、贾平凹等众多中国作家与海外各国的汉学家、翻译家、出版人提供了面对面对话交流的平台,也增进了他们对于中国文学作品的理解,推动了中国文学审美的译出。
      另一方面,中国的作家、出版界,也应?#34987;?#26497;推动“文学性”的输出。许钧坦言,文学性的内容的?#26041;?#38590;翻译,需要译者调用多种语言手段,在译入语中实现同等的文学效果。但他强调:“随着交流的增多,翻译的可能性是越来越大的。一定要相信读者的能力。”他以名目繁多的法国面包为例:曾经很难被译成中文,但随着法国连锁超?#23567;?#35199;点屋在中国普及,如今所?#24515;?#37226;、面包的翻译都不需要加注,读者都能够轻松理解。今天的文学翻译,同样应当少一些“读者能不能读懂”?#22675;?#34385;。
    相关文章